×

刘建 高众∣中国古典舞的历史前提与文化理则

   发布时间:2016-03-08

全文链接


14664932174022.png


《民族艺术研究》2016年第1期“舞蹈学”栏目刊出

 

在中国古典舞创建或重建的过程中,很多的现实问题往往也是历史问题,而很多的历史问题又常常是现实问题。如果能把历史问题与现实问题打通并成为自己的问题,或者说自己心中的问题,那么这种创建或重建自然就有了历史感,有了历史意识,使自己的某种发现切中历史深层的某种脉动,并和同在这历史中走来的他人产生共鸣。历史前提之外,中国古典舞的创建或重建还要有理则进行评价。“理则评价方法”最凸显理念,所以亦称科学“理念类型”(“理想类型”)的方法,它指事物的连贯性本身所固有的各种可理解的关系,可以用来泛指文化科学的所有概念。人类对客观事物的认识需借助概念,并且只有对它们概念化后才能使其成为认识的对象,才能有宽广视野的比较和分析。“文化”如此,“精神生活”如此,狭义文化中精神生活之一的“古典舞”亦如此。抽去“古”字的理则评价,说不上“古代经典”;而抽去“古典”的理则评价,“古典舞”的概念则不能成立。


作者认为,就世界古典舞的参照系而言,中国古典舞的教学体系、编创体系、表演体系、接受体系和评价体系的第一法官是谁?其核心价值何在?毫无疑问,是“历史”,是历史留给人类的“文化”——以舞蹈身体语言的方式进行审美陈说的古代经典的身体文化。中国古典舞之文化理则是粗放的;而正是这种粗放,导致了许多中国古典舞文本尽管有“古”但不能为“典”,反之亦然。究其原因,在于广义文化中的激进主义所致,使中国古典舞建设无法按照理则展开——是基于苏联还是基于中国?是向“古”还是向“今”?是落脚于“怎么跳”还是落脚于“跳什么”?是瞄准政绩或利润还是瞄准历史和文化?……在这里,不要说中国古典舞,凡做中国舞蹈都不应脱此常理。简而言之,古典舞只有回到历史,才能寻找到探寻文化的入口。同样,中国古典舞也只有在历史文化这面古老镜子中才能见到它自己,并一致性地发展自己。


14664934276991.png

本文作者北京舞蹈学院人文学院刘建教授


刘建,男,汉族,北京舞蹈学院人文学院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从事舞蹈理论教学与研究,研究方向为宗教与舞蹈关系研究、舞蹈身体语言学研究。专著有:《宗教与舞蹈》(2000年获“北京市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”二等奖)、《无声的言说——舞蹈身体语言解读》(2002年获“北京市第七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”二等奖)、《舞蹈研究的视角与方法》《拼贴的“舞蹈概论”》《中国古典舞界说》;合著有:《身份·模态与话语——当代中国民间舞反思》《舞与神的身体对话》(2010年获“北京市第十一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”一等奖)、《汉画像舞蹈图像的表达》《舞蹈调度的形式陈说》《舞蹈身体语言学》(北京市社会科学理论著作出版基金资助);编译有:《印度舞蹈源流》《非洲舞蹈》;论文有:《当代中国民间舞的众生平等与众生言说的平等》《从民俗背景到舞台前景的桥梁——职业民间舞“元素化教学”分析》《舞蹈身体元语言初探》《试论舞蹈服饰道具的传播功能》《舞蹈是怎样发散和兼融的》《无声世界的符号——舞蹈身体语言》《舞蹈动作原生意义的探索》《民间舞蹈“活化石”解》《崖壁画上的宗教舞仪——广西花山崖画采风“报告”》《中国职业化民间舞的形成与走向》《身份、关系与角色扮演——当代中国民间舞的三个身份群体探究》等。

 

注:本版题图来源于网络,如果存在版权问题,请与《民族艺术研究》编辑部联系。

上一篇李建强∣电影理论批评“中国学派”的构想与建设
下一篇李坤∣“间性”的张力——扩增实境艺术的审美之维

Copyright © 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     联系我们
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青年路371号文化科技大楼12楼     邮政编码:650021          滇ICP备1600309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