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于平 | 群众舞蹈的文化功能和艺术编创

   发布时间:2015-12-18

 全文链接  

《民族艺术研究》2015年第6舞蹈栏目刊出

 

所谓“群众舞蹈”,指的是群众自发参与、自由运动、自然传衍的舞蹈活动。这种舞蹈活动从古至今便有,并且从未中断。在职业舞者尚未出现、或者说“舞蹈”尚未成为“职业”的远古时期,舞蹈从来就是群体的活动,用今天的话来说,从来就是“群众舞蹈”。文章从自发的“群众舞蹈”入手,论述其文化功能,作者认为这种“群众舞蹈”最初的文化功能,一是“康体”,相传古人阴康氏(一说陶唐氏)因民众“筋骨瑟缩”而教舞“以舒导之”;二是“宣情”,如《乐记》所言“情动于中,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”。当然,那时“群众舞蹈”还有操练生产技能、演练战斗技术、诱惑异性配偶、巩固血亲部族的功能。

文章从“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‘群众舞蹈’”“群众舞蹈的‘人以群分’和‘头领群随’”“群众舞蹈的层次区分及其形态定位”“作为‘作品’的群众舞蹈的特性”等几个方面分析由非职业舞者创编的“群众舞蹈”,认为“群舞编创是群众舞蹈创编的主要方面”,并分析了作为“作品”的群众舞蹈的艺术编创理念:主张提炼“走起来”的主题动作;以“三步加”为主题动机的展开原则;以“线性流动”为主要“视觉式样”;在“舞群织体”和“等重平衡”上下工夫。

作者认为,作为历史悠久并且传承绵远的中华文化,我们既往的“群众舞蹈”很好地发挥了凝聚民心、振奋民情、传扬民俗、丰富民生的作用。由于中华文化多元一体的特征,我们的“群众舞蹈”呈现出“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”的绚烂;由于中华文化“厚德载物”的特征,我们的“群众舞蹈”寄寓了和平恬淡、宽厚包容、坚韧执著的品行;由于中华文化“以农为本”的特征,我们的“群众舞蹈”积淀着重心稳沉、动态质朴、节律铿锵的风貌。这些都成为我们今日“群众舞蹈”的文化之根和精神之源,奠定了我们“群众舞蹈”的艺术风范和美学品格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本文作者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于平教授、院长

于平,男,汉族,艺术学博士,教授。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,文化部优秀专家,现任文化部“十三五”时期文化改革与发展专家委员会委员、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南京艺术学院舞蹈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曾任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(主持院务工作)、文化部艺术司司长、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司长。长期从事舞蹈史论研究、艺术评论及文化发展研究工作,在国内外学术刊物发表100余篇论文,代表作有:《新时期军旅舞蹈编导十二家述评》《吴晓邦:谦和并坚定着》《资华筠:执著并担当着》《中国舞蹈的原始发生与历史建构》《中华鼓舞的历史隐踪与文化密码》《吕艺生的舞蹈教育观》《文化产品及其相关范畴再论》《新时期中国舞剧创作的现状、问题与对策》《“两大一新”文化建设中的艺术科研》《花雨丝路彩云天——西部舞蹈十年回望》《中国地缘文化的时代担当》《诗化舞剧与舞剧的诗化——新时期中国舞剧本体探索的阅读笔记》等。主要学术专著成果有《中国古典舞与雅士文化》《中外舞蹈思想概论》《中国现当代舞剧发展史》《高教舞蹈综论》《舞台演艺综论》《百年吴晓邦》《中国舞蹈艺术》等。

 

注:本版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果存在版权问题,请与《民族艺术研究》编辑部联系。

 


上一篇萧梅 | 近现代历史音/像的音乐人类学解读
下一篇朴永光 | 论“场景”中的朝鲜族农乐舞

Copyright © 云南省民族艺术研究院     联系我们
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青年路371号文化科技大楼12楼     邮政编码:650021          滇ICP备16003097号-1